仝一个概念,為怎樣台語佮華語ê用詞無仝?

仝款一个概念

最近編–ê讀大班ê囡仔teh學客語童謠〈油菜花〉,真好聽,阿母家己嘛想欲學,毋過我袂曉客語,聽袂準嘛唱袂準,囡仔愛我教伊唱,我講我無啥會曉,愛等我學–一下。

伊那看影片那問我:「這毋是攏有寫(漢)字,是按怎你袂曉讀?」

我講,就親像你定定問我:
平平一个概念,為怎樣台語佮華語ê用詞無仝?
平平一个漢字,為怎樣台語佮華語ê發音無仝?

仝款一个概念,台語佮華語是無相siâng ê語言,所以有伊家己ê用詞。仝款一个漢字,台語有台語ê讀法,華語有華語ê讀法,客語嘛有客語ê讀法,毋過我袂曉客語,所以我無法度直接讀予伊聽。

較早伊也捌問我一寡英語詞,我講我袂曉,伊嘛是想無:「平平是羅馬字,是按怎你袂曉?」趁機會共伊講,通世界真濟語言攏有用著羅馬字,毋但台語,英語、法語、日語等等嘛攏有leh用,咱若無學過就袂曉。

會記得我做囡仔ê時,上有印象ê例是地名,高雄ê「楠仔坑lâm-á-khenn」,華語講做「楠梓 ㄋㄢˊ ㄗˇ」,心肝內感覺奇怪,是按怎「楠梓 ㄋㄢˊ ㄗˇ」會讀做「楠仔坑lâm-á-khenn」?
雖然有怪奇音差遮濟,煞干焦對家己講:「原來『楠梓 ㄋㄢˊ ㄗˇ』嘛會用讀做『楠仔坑lâm-á-khenn』」,自按呢就ka準過。

彼當陣我已經leh讀國校仔,猶無台語有伊家己主體性ê概念,這馬咱台灣人ê母語進入教育體制,予咱ê囡仔自細漢就認捌漢字毋是干焦會當表達華語,羅馬字嘛毋是僅僅用來書寫英語,熟似世間ê多元性是真有幫贊。

想欲請逐家嘛來分享,佇你ê印象內底,頭擺有意識感受著台語佮華語有無仝,是啥物時陣?彼時ê你有啥物想法?歡迎來講看覓喔。